葵花籽

【雷安】一位裁判长失去了梦想

基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难受

凛冬季节:

我把脑洞发出来不是为了吃🔪的!!!

抱紧间锅嚎啕大哭

Arkey:

是间锅和冬冬的神使趴 @葵花籽  @凛冬季节 
看了条漫很想把刀捅回去˃̣̣̥᷄⌓˂̣̣̥᷅可惜我是个文渣
没磨过刀qwq,希望爹地们不要嫌弃呜呜呜
bgm:Bad Apple - Lizz Robinett(没错就是自然爸爸手书的bgm)
  
  
  
  
  
  
  
  
  
安迷修隐约觉得自己在等待什么人。
  
他在冗长的岁月中展望凹凸星球的山川和溪流,无数参赛者不断地涌入又奔向死亡,反复循环永无止境。身为裁判长他自然没有人类的感情,只是冥冥之中有声音告诉他,那个人会回到这个地方,再度与他相见。
  
他记不清自己等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还会等多久。这是他漫长生命中唯一的执念,早已融入骨血中无法剥离。
  
偶尔在恍惚中他会看到某个人对他露出笑容,却怎么也回想不起对方的样貌。
  
他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这届凹凸大赛与过往没有太大不同,仅有的变数是一名叫雷狮的参赛者。
  
先是在大厅公然挑衅裁判长,收到警告后变本加厉地召出元力武器大打出手——安迷修微笑着化解了对方的攻击,暗地里却为需要管理这样恶劣棘手的参赛者而头痛。
  
没过多久安迷修就发现,无论自己走到哪里,雷狮总能在第一时间找准他的方位赶来,撵走其他人吵嚷着要和他切磋,眼睛却兴味盎然地透过他寻找什么。安迷修当然不会接受他单方面的宣战,但紧随其后的纠缠让安迷修不堪其扰,甚至刻意减少了出现在大厅的时间。
  
如果不是雷狮一直踩着规矩没做太出格的事情,安迷修恐怕会直接取消对方的参赛资格,送他去见创世神。
  
找了安迷修几天都没看见人影之后,雷狮挥着锤子砸开了工作区的大门,肆虐的雷霆把一层的裁判球捣毁炸裂,突如其来的意外差点导致大赛系统瘫痪。安迷修接到消息匆匆赶来时,这位大爷正踩着最后一个裁判球逼问他的下落。
  
他向雷狮投去冰冷的视线,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厉声呵斥,“参赛者雷狮,请收敛你的行为。”
  
也不知是他说话的语气还是内容刺激到了雷狮,这人抡起锤子对准他的脸轰了过来。安迷修波澜不惊地架住他的袭击,却看到雷狮第一次露出怒不可遏的神情。
  
“别顶着那个蠢货的脸,对我说这种话。”
  
肇事者扭头就走,安迷修扣除相应积分也没再追究,清点损失望着雷狮离开的方向陷入沉思。而当晚他坐在凹凸星球最高的山脉上,像往常一样眺望着参赛者活跃的各个角落,忽然有什么东西从身后抛了过来。
  
短暂的松懈让安迷修下意识地接住它,是一罐从积分商店兑换的酒精饮品。
  
“给你的赔礼。”雷狮手上拿着一罐相同的啤酒,带着令人捉摸不透的笑意坐到他身边,“裁判长大人,不考虑缓和一下关系么?”
  
安迷修拿着啤酒有些怔愣,雷狮毫不见外地打开拉环,弯着嘴角隔空向他举起示意,“冷冰冰的表情不适合你,怎么看都傻得很。”
  
“注意你的言辞。”安迷修横了他一眼,手指摩挲着罐子光滑的表面轻轻敲击。对方装作没看见,仰头把没多少的啤酒一饮而尽。
  
“我会拿下第一给你看的。”雷狮扯着袖子擦干净嘴,紧盯着安迷修异色的双眼做出承诺。
  
“尽管你不是他。”
  
野心、智谋、实力,胜者该有的特质雷狮一样都不缺。所以当大赛宣告结束,雷狮扛着锤子走到他面前时,他完全没有感觉到意外。
  
“恭喜你获得胜利,参赛者雷狮。”安迷修例行公事地对他表达祝贺,挂在脸上的微笑总算多了一分诚意,“请告诉我你的愿望是什么。”
  
“带我去见神使。”雷狮利落果断地回答道。
  
这大概又是一个被利益蒙蔽了双眼的可怜人,冲动和鲁莽是致命的毒药。安迷修再过往的比赛中见过太多这样的例子,而雷狮把他们所有的缺点都集中了起来:狂妄自大、目无章法、欺凌弱小、阴险狡诈。
  
但他不讨厌雷狮的笑容,尽管其中志在必得的恶意让他心怀警惕。
  
于是他微笑着点了点头,摆手示意对方跟上,“如你所愿。”
  
  
  
  
  
安迷修倒是预料到雷狮不会对神使存有什么尊敬之心,却没想到这人仅凭几句话就能挑起上司的怒火,而且这个话题似乎还和自己有点微妙的关系。
  
雷狮在短暂的交谈中失去了耐心,召出元力武器指着安迷修的方向说,“把他还给我,别的老子什么都不要。”
  
“失去的东西不可能回到原本的地方,参赛者雷狮,这里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原来你们许诺的愿望只是一个噱头?”雷狮出言讥讽,凌厉的雷光劈向神使所在的方向,“那我把这里砸个稀巴烂,等你们什么时候改主意了我就停手。”
  
“看来没什么可谈的了。”半空中传来的声音隐含怒气,神使轻描淡写地向安迷修下达了指令。
  
“裁判长,杀了他。”
  
简直是自寻死路。安迷修叹了口气,握住双剑迅速冲向雷狮。他看到雷狮在那一瞬间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几秒之后才反应过来,召出雷电攀上锤身。
  
“很好,安迷修你个白痴。”雷狮挡下他的劈砍,咬牙切齿地说。
  
蝼蚁的力量始终无法撼动森林,以对方的智商不可能想不通这一点。安迷修觉得有些可笑,他无法理解雷狮为什么如此固执己见,宁愿舍弃眼前的财富和地位也要坚持许下那个莫名其妙的愿望。
  
更何况他即将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双剑和雷神之锤在空中紧紧交缠,不出片刻又错开相撞。安迷修避开对方的大范围攻击,两把剑从双侧向雷狮背后飞去。雷狮脸上的表情没有太大变化,眼中酝酿的怒火却将他整个人燃烧起来。
  
“你真让我失望,安迷修。”他缓缓说道,平静的语气像是暴风雨前不安的预兆,“也对,只有你这个没脑子的才会干出这种蠢事。”
  
双剑的速度慢了下来,却没有停止。雷狮收起倨傲的神情,像是被遗弃一般垂下头攥紧了手中的武器,周身充斥着近似绝望的暴躁。就在安迷修以为雷狮放弃抵抗的时候,对方再次与他视线相接,带着不死不休的气势和张狂残忍的笑意向他奔来。
  
“安迷修——!”
  
安迷修凝神防备他的突袭,侧身躲过正面挥来的狂雷。雷狮脚下疾转,硬生生地把攻击调转方向,轰向安迷修侧面。
  
“你他妈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逼!”
  
双剑迅速回到他身边拦下雷神之锤,尖锐刺耳的摩擦声让安迷修不悦地皱起眉。
  
“谁让你擅自做决定的,本大爷费尽心思保住你的狗命——”
  
“你就这么报答我的?啊???”
  
对方显然没打算做任何防御,不要命的打法甚至有好几次擦伤了安迷修的衣角。安迷修的眼神逐渐严肃起来,趁雷狮扑过来的间隙制住他的手腕,将蓝色长剑刺入了他的胸膛。
  
“安迷修……”
  
雷狮锲而不舍地喊着他的名字,目光中几近疯狂的执拗险些灼伤他的视线。最后这位参赛者徒手握住刺穿心脏的利剑,不顾血肉模糊的手掌把它拔了出来。
  
鲜红的血液随着他的动作溅到安迷修身上,衬着白色布料显得格外刺眼。他仿佛完全察觉不到疼痛,抬起几乎断掉的胳膊紧紧抓住了安迷修垂在身侧的手。
  
安迷修似是怜悯地摇头叹息,又像是在嘲笑对方的不自量力。他顺着雷狮的意图俯身凑近,完全不必担心这位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狂徒会做什么——因为他从来没把对方放在眼里过。
  
不过这一次总归是他失算了。
  
雷狮勾着他的脖子咬住了他的嘴唇,拼尽余力将舌头探入他口中轻柔地扫过上颚,像是在弥补什么。安迷修从雷狮的动作中察觉到了某种安抚,敛下推拒的心思任由对方行动。
  
“下地狱去吧……该死的骑士……”
  
不甘和愤怒沉淀为深不见底的遗憾,第十七届凹凸大赛的获胜者在安迷修怀里迎来了名为死亡的终结。安迷修看着他的身体从两侧开始崩裂回收,维持着站立的姿势疑惑地眯起眼睛。
  
仿佛亿万年前,也有一个人以同样的方式离开了他身边。
  
他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名素未谋面的年轻人,面容与身形都和自己如出一辙,唯独那双森绿色的眼睛不尽相同。青年弯着嘴角对他露出笑容,脸上谦和的神情具有十足的亲和力。
  
那是他永远不可能拥有的、属于人类的感情。
  
安迷修罕见地愣住了。
  
——你是谁?
  
“我是一缕亡魂,”青年微笑着回答他,眼中蕴含着他看不懂的缱绻温柔,“现在我该离开了。”
  
年轻人的身体也被光团围住,交织在雷狮消逝的暖色中竟显得十分融洽。安迷修沉默着伫立在原地,过了许久才终于回过神来,召回双剑准备向上司交差。
  
他无法形容此时的感受,身为裁判长他早已被剥夺了所有情感,他为公正而生,在亿万年中恪尽职守地维护大赛秩序。他像一台严密运转的机器,连身体中流淌的血液都是冰冷的。
  
或许在某些静谧的夜里,他站在空无一人的旷野上展望星空,如死水般沉寂的胸膛中会涌起温暖的鼓动。但他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被熟悉感笼罩在驱壳里做出喟叹。
  
  
  
  
  
  
——那是被淹没在宇宙尽头的大赛历史。
  
没有人记得那段过往,安迷修是最后的幸存者。当肆虐的雷电消散于天地间时,他将那人失去温度的身体嵌入双臂与胸膛之间,任由暖色的光芒吞噬分解,留下他空荡的怀抱和紫色的元力种。
  
他曾在无尽头的黑暗中声嘶力竭地哭喊,直到肋骨断碎喉咙破裂,却始终寻不回生命中缺失的东西。他如困兽般撕咬反抗,反复将灵魂深处的伤口扯得鲜血淋漓,终究只是徒劳。
  
怎样都好,他想再见他一面。
  
他必须再见他一面。
  
就算记不起对方的模样,就算注定遍体鳞伤,就算即将失去自我,只要那双眼睛能够重新在他身上停留,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他在脑海里镌刻那人的名字,又忽然发现自己怎么也回想不出简单的两个音节。恐慌感侵蚀了他的心脏,他张开嘴想要呼唤什么,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      。」
  
……      。
  
明明是不可能忘记的,如今竭尽全力也无法想起。他无措地冲撞寻找,试图在虚妄中抓住残存的一缕希望。
  
骑士对爱忠贞不渝,他不会再次失去最重要的东西。只要那人出现在他面前,他一眼就能辨认出来。
  
时光百转千回,亡魂终会再次爱上对方。
  
——然后将他残缺的灵魂填补成完整的个体。
  
  
  
  
  
  
几百年转瞬即逝,紧接着是几千、几万年。凹凸星球的风景没有丝毫改变,每条溪流每座山脉,都是他初来时的模样。
  
安迷修还是会坐在最高处,欣赏一批又一批参赛者的风采,恪尽职守地引导他们,不断将原石打磨出耀人的光彩。
  
裁判长身边放着一罐啤酒,从未打开的拉环早已完全封闭,经历岁月的雕琢更像一座石碑。
  
他依旧在等待什么人归来。
  
  
  
  
  
  
END
——————
亡魂就象征着安迷修残留在灵魂里的感情和执念……不是人格分裂!
反正从头到尾安哥都没认出雷总!还嫌他烦!(大声bb)

转载自:凛冬季节     来自:Arkey_恒星基
评论(3)
热度(1024)
我的乐园
© 葵花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