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花籽

【雷安】雷狮和安迷修双双不做人为哪般

强吻好刺激!

一筐篮子:

吃刀吃到胃穿孔的产物,魔改冬爹和间爹的神使安,悄咪咪圈一下 @凛冬季节@葵花籽。 一百分的脑洞我就写出了一分,留下了不会写文的泪水。




·来自间爹和冬爹的神使安设定


·我流雷安,ooc慎


·我觉得其实不是很虐




BGM:Mad World


  




第八届凹凸大赛落下了帷幕,最终的胜利者被大天使裁判长丹尼尔亲自引渡至十重天星球,来到了七神使的座前。


“胜利者,你的愿望是什么?”其中一名神使提问道,拉长的语调傲慢得令人厌恶,像那些尸位素餐的贵族老狐狸。


“先告诉我许愿要付出的代价。”即使面对世上仅次于创世神的存在,胜利者的态度也没有一丝一毫属于胆怯的阴影,他的视线轻描淡写地扫过发问的神使,不做停留便刺向了他身后的创世神。


“赐予你许愿的荣誉,非但不感激涕零,还敢如此放肆?!”那名神使气急败坏,一抬手臂,一道奔雷朝着胜利者冲来。


“住手,L天使,神殿不是打打杀杀的地方。”创世神消去雷霆,也制止了胜利者接下来的动作,“胜利者,你从凹凸大赛中脱颖而出,拥有他人所不及的实力和智慧,实现毕生的夙愿并加入我们成为下一任裁判长,是你应得的荣耀。”


“嚯。”胜利者眯起眼睛,紧盯着毫无破绽的创世神,放松了到达十重天星以来维持的警惕,他嘴角一勾,带出一个显得不怀好意的笑容,“可是我不稀罕你们那什么神使的地位,说的好听,本质不就是高级奴仆。”


“什、”一部分神使无法忍受如此非议,按捺不住,打算给新来的胜利者一点刻骨铭心的教训。


“别让我再说第二遍。”创世神语气淡淡地说道,蠢蠢欲动的神使却如遭雷击,均老老实实地回归神位,收敛心神,摆出之前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不过有个傻逼倒挺合适的。”胜利者挑起一边的眉毛,语气闲适,仿佛这不是一场足以决定他的命运的谈话,而只是饭后的闲聊。


“喂,伟大的创世神,”他欲将词句咀嚼入腹般加重了念修饰词的语调,“那我姑且许个愿吧,将这分文不值的胜利转送给蠢货骑士——啊就是安迷修,双剑的安迷修。”


“我理应可以实现所有愿望的,没错吧?”他微微抬起下巴,挑衅的目光锁定了中央神座上的创世神。


“对,但是因为你的愿望超出了常理范围,你会为此付出代价,也会因此失去成为神使的机会。”创世神不为所动,淡漠的目光没有焦距,不过胜利者感受得到他在注视自己。


神问他,“即使你将要成为只能演奏葬歌的亡魂也没关系吗?”


胜利者嗤笑一声,堇青色的眼眸里蕴藏着全知全能的创世神都未曾得见的光耀,像宇宙爆炸的边界,“无所谓,帮我转告那个傻逼,好好活着。”


“别再没事找事——”


话语声戛然而止。


 


 


 Interlude One


安迷修睁开眼睛,面前是一排弧形的神座,分别坐着头戴光环的天使,而在中央最奢华的主座上的则是一名环绕着金色羽翼的神祇。


“欢迎你,大赛新任胜利者安迷修,我很看好你。”


神祇对不明状况的安迷修说道,“来吧,许下你的愿望,成为我们的同伴。”


 


 


雷狮一脚踩在大理石地面上,周围的环境再熟悉不过,是凹凸大厅。终端机区有着数列长队,参赛者都急于领取原力技能,没人注意到突然出现在角落里的雷狮。


雷狮活动一下手脚,没觉出什么异常,便前往终端机扫描。


他对现状一头雾水,暂且走一步算一步。


果然创世神不可能让他好过,雷狮的手刚按上终端的触屏,刺耳的警报声骤然响起,随之而来的是无数的报错投影框。裁判球惊慌失措地满大厅乱窜,参赛者纷纷对他行以注目礼。


“诸位请冷静,我们会尽快排查系统问题,保证参赛者们能享受到最好的服务。”广播里传出青年温润的声音,裁判长的发言让乱腾腾的大厅安定了下来,至少裁判球停住了狂奔的步伐。虽然变得成熟了一些,但雷狮笃定这是安迷修的声音。


下一刻,蓄着棕色长发的男子出现在他眼前,异色的眼瞳蒙着一层虚伪的温柔,他礼貌性地对雷狮笑笑,是恰到好处到刻意的弧度。


“第245号参赛者,请随我来。”他的手搭上雷狮的肩膀,雷狮发现如果算上呆毛,安迷修居然比自己高了一大截,哪怕不加上估摸着也有一米九出头,当个神使还能长高的?


“你这是忘了本大爷?”雷狮将五指插入裁判长的指间,稍微仰起头,直勾勾地凝视他眼中掩藏得很好的空虚,不知为何就觉得肝火上涌。


一个字,干。两个字,干你。三个字,干死你。四个字,干你丫的。


好你个安迷修,把自己折腾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给谁看?灼热的怒火在心底燃起,雷狮压低嗓音,充满磁性,听了能酥麻到人心里,却震得旁观的裁判长碰瓷事件的参赛者们莫名恐惧,“你忘了我?”


“我是绝对公正的裁判长,虽然很抱歉,但是我不曾见过任何一位参赛者,包括你。”安迷修抽出自己的手,“如果你不配合,我将强制执行。”


“行吧,”雷狮再次将自己的手指与安迷修的相扣,“带我过去,我倒要看看那玩意还有什么花样。”


安迷修这次倒没有甩开他,“请勿对创世神采取不敬的称呼,第245号参赛者。”


“本大爷乐——”话语在传送中被截断。


随着一阵恶心的扭曲感,雷狮同安迷修一起来到了一个类似控制室的地方。见他有些疑惑,安迷修解释道,“这里是凹凸星球的中心地带,也是我们管理大赛系统的地方。”


接着,八名神使的投影映射在控制室里,填满了高高的穹顶。


“死灵不被允许参加属于活人的凹凸大赛。”第一个开口的还是那个倨傲的神使,“裁判长,肃清他。”


雷狮的回应仅仅是挑了挑眉,若无其事地瞄着身侧的大天使俊美的侧脸。


“且慢,”创世神也是闲得慌,横插一脚,打断了即将到来的处刑,“就让他参加吧。”它转向雷狮,“亡灵,死者是不能获胜的。我允许你中途退赛,玩够了便浪迹天涯去吧,永无归宿的可悲灵魂。”


它对雷狮的反应似乎没有什么兴趣,话音一落就散去了身形,神使们也随之关闭了投影回路。


“第245号参赛者,我很抱歉对你造成的麻烦。现在我需要修改你的参赛资料,以让你能被系统录入,请稍等。”棕发的裁判长正欲转身操作控制屏幕,却被雷狮拉住领带,被迫低下头颅。


雷狮亲吻安迷修的嘴唇,不,准确的说法是啃咬,发泄怒火般地衔着他如以往一样柔软的唇瓣用力厮磨,直到甘美的铁锈布满口腔,才将舌头探入对方惊愕地微张的嘴唇,携着那股血腥的味道翻搅。雷狮的舌尖抵着安迷修的上颌,或轻或重地打着圈,他感觉到环着的腰开始颤抖。这没出息的敏感模样和烂透了的吻技倒还没变,雷狮分神想到。


如果捅穿最深处是不是就能,或多或少再见那个蠢货一面呢?这种想法在雷狮脑海中一闪而过,但很快就被他当场掐死。


他放开被亲得七荤八素的裁判长,恶人先告状,“你们对我造成那么大的麻烦,这种程度的补偿别跟我说给不起。”


“……骚扰裁判长违反大赛规则,下不为例。”安迷修被亲的红肿的嘴唇一张一合,惨遭欺压的舌尖在唇瓣的缝隙间若隐若现,雷狮压根没听他说了什么。


他捣鼓了一阵子控制系统,将一个黑紫色的光团递给雷狮,“第245号参赛者,这是你的原力技能,请接收。”


由大赛负责人大天使裁判长授予原力技能的“人”,雷狮还是史上第一个,然而他对此毫不珍惜,随随便便地接过那团球,往地上一抛。


光团涨大,变换形状,化为一架厚重的紫黑色大提琴,附赠闪着金属光泽的琴弓。这创世神也太实诚了,说奏响葬歌就真把武器给改成了这东西,雷狮突然有点怀念雷神之锤的好——至少它锤人特别酷炫,大提琴无论是抡着砸人还是在原地弹奏都透着浓浓的尴尬气息。


雷狮今年18岁,他生活得好悲伤,他在雨中拉肖邦。呵呵。


雷狮顿然没了兴致,“安迷修,送我回凹凸广场吧。”


裁判长欣然允应,送走了这位大爷。他离开之前,雷狮拽住了他的丝绸发绳,直接扯散了他一头长发,“这个先归我了,到时候连本带息一起还你。”


 


接下来的复赛、决赛,安迷修都见到了这名独特的参赛者,第245号,雷狮。印刻在唇上的触感如此熟悉,闲暇时分爱好巡逻赛场的大天使裁判长总是与雷狮不期而遇,大部分时候都仅仅打个招呼便擦肩而过,偶尔雷狮会试图打破他温柔的面具,通过亲吻,或是别的出格行为。按照安迷修的作风,他早该肃清这种狂妄自大、无视规矩的参赛者了,但出于内心些微的熟稔,他迟迟没有下手。


安迷修从第八届凹凸大赛开始担任裁判长,至今已经三十年了。他作为神使诞生起便没有记忆和感情,他观摩参赛者们的喜怒哀乐,加以分析,并且成功地将名为温柔的外衣披在了空洞的心灵表面。这层假面没人拆穿过,相反他温柔的作风深受参赛者们好评,即使在这种无间地狱里,也有人说得到了他的鼓励,拥有了生的希望。虽然说这些话的参赛者往往没能成为胜利者,但是这并不在他的分内。


唯独第245号参赛者,对他说过,“你笑得真难看,比我还像死人。”黑发少年扛着一把厚实的大提琴,琴底还在滴滴答答地淌着血和脑浆的混合物,嘬着抹肆意张扬的笑,堇青色的眼睛直直地望向树林后的他。


安迷修一瞬间竟然产生了一种血肉横飞并不适合对方的错觉,他想,雷狮应该——


应该什么?不知道,心底有道声音在警告他,你不该追究了,大天使裁判长安迷修。就凭你自己,找不回来的。


安迷修曾经失去过重要的东西,但他不记得了。他的胸膛空荡荡的,并没有跳动的心脏,所有神使都没有血和泪。起初的几年他还试图寻找,后来他就放弃了,作为神使的他没有资格拥有他手头的权利以外的任何东西。就算找到了他重要的存在,他也不能保证自己的心会为之跳动。


大天使裁判长安迷修,今天也在为了凹凸大赛的秩序巡逻。


然后他发现了不对劲,凹凸星球过于宁静了,既没有参赛者的交谈声,也没有魔兽的吼叫声,仿佛世间万物都已逝去。


安迷修的第一反应便是前往凹凸大厅,事实证明他找对了地方。


雷狮停下弹奏的动作,琴弓转过一个漂亮的弧,消弭在空气中。他勾起一边嘴角,“哟,安迷修,本大爷的琴技你还满意不?”


“这是首不错的葬歌,就叫告别比什卡吧。”他拍了拍琴身,张开手把丝绸短绳抛向安迷修,“还你发绳,还有说好的利息。决赛的对手都被我杀死了,这次大赛的胜利者是我。”


“雷狮,你知道你不能成为胜利者。”安迷修没去接,他闭上一蓝一黄的异色眼眸,再睁开的时候,惯用的武器浮现在他身侧,一蓝一黄的剑身闪着冷冽的光,一如他剥去温柔假象的冷酷,“亡灵无法被斩杀,我会让你在最深的地底陷入永恒的沉睡。”


“你终于直呼我的名字了。”雷狮也收敛笑容,轻松地抡起厚重的大提琴,“你有能耐就试试。”


丝绸发绳随着武器碰撞的钝响跌落在大厅的大理石地板上。


 


 


Interlude Two


安迷修敛下眼帘,湖绿色的眼眸被遮去大半,深深地吸入一口凝滞的空气,“我可以许愿复活雷狮吗?”


“不能,”创世神平静无波地回答,“参赛者雷狮已经从复活名单中抹去。”


事已至此,再猜不出雷狮对他做的事情,安迷修就真是个傻子了。那个恣意妄为的恶党多半不愿意接下神使这种差事,把复活的宝贵机会扔垃圾一样抛给了安迷修。


困扰?谈不上。只是觉得死了都不让人安生,他替雷狮挡刀得以留存的生命就这样被恋人以这种随意的方式轻描淡写地扔了回来。饶是教养良好如安迷修也不得不感慨,真是被狗日了,那条狗叫雷狮。


“那么,我可以再见他一面吗?”


“可以,只要你愿意付出代价,我要你的记忆和感情。”


 


黄蓝相间的灵魂球被创世神放入了一具崭新的躯体,他有着棕色的长发与英俊的面容,睁开的眼茫然而空洞,却美得像午后的暖阳穿越森林也要全力亲吻的湖泊。


 


 


第三十届凹凸大赛如期举行,散着发的大天使裁判长今天也在积极地巡视大赛场地,他的身侧悬浮着他的武器,那是一把黄色的光剑。


 


END

转载自:一筐篮子
评论
热度(456)
我的乐园
© 葵花籽 | Powered by LOFTER